本文编写于 124 天前,最后修改于 124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其实都比较微不足道,但是一件一件事积累起来,我还是有些感触。

想写点什么,发现却无从下笔,不知从何说起。

算了,想到什么说什么吧。

最近关注了个公众号,叫“杂乱无章”。

这个号是我之前在学习排版知识的一篇文章中,用来作例子的。感觉挺有意思的,就去关注了。

“嗨,早知道你会来。”

刚刚关注后,系统自动回复了这条消息。

当时的我有点不以为然。你又不知道我是谁,怎么知道我会来。

翻了翻已经发布的文章,发现封面风格很统一。

这是其中一篇文章的封面。

很明显,作者有意把一些字的笔画用歪歪扭扭的一根蓝色的线替代了,好像小孩子的涂鸦。

很奇怪,我从没见过这种设计风格。

不过本着学习排版的态度,我还是随手点开了几篇发布的文章。

一上来,我就被头图给吸引住了。

杂乱无章四个大字,不是放在了中间,而是最左边。

多角度看待年轻的世界。

“原来这是个情感博主。”当时的我,是这么认为的。

对于我这个基本没谈过恋爱,或者说没有成功的恋爱的钢铁直男,或许关注这个号有点为时过早。

但令我很惊奇的是,平时不爱用微信的我,居然连续几天打开微信去看杂乱无章发了什么。

好像,我被作者写的某些东西触动到了。

直到昨天晚上,我又习惯性地打开杂乱无章新发的一篇文章,名为“心痒”。

整个故事是以漫画形式展开的。

故事讲述了一对情侣,彼此都是初恋,相处了七年,然后分手了。

女生已经三十岁,估计男生也不小了。

分手的前一晚,男生问女生,如果我下一秒就会死,你会说什么。

女生回答,我很爱你,我会照顾好你的家人。

男生抽着烟,头从窗户转向女生。

‘那为什么我们还要分开?’

女生停顿了一下。

‘因为你临死前,还希望我照顾你。’

漫画里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三十岁还没结婚的女人,是不情愿照顾人的。

而三十岁的男人,是不愿意被挑明,自己正在被照顾的。

分别的那天,女生做好了丰盛的早餐,男生收拾女生洗好的衣服到中午,桌上的早餐一口没吃。

‘走了。’

‘嗯。’

相恋了七年,最后就这样平淡无奇地分开了。

我相信他们之前的时光是快乐的,不然何以共同走过七年的时光呢。

所以我有点好奇,为什么男生可以如此无视女生为他做的一切,还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被照顾的那一方呢。

‘上述浪漫就是我的终生,而对他来说只是青年的谈资。’

这就是他们最大的分歧。不同的自尊心,最终导致了感情的歧路。

但已经三十岁的他和她,已经不能单纯地为了不再喜欢对方而分开了。

女生做了努力,尝试将生活拉回正轨,却发现那是徒劳。男生根本听不进去。

进也不得,退也不得。当我看了这篇文章后再次思考时,发现这也许就是三十岁的人们遭遇情感上的尴尬吧。

女生喜欢的是年少的他,而时间却能够不知不觉地改变一个人。

他,慢慢地迷失了自我,变得为他人而活,而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我是谁?’这个命题很久之前都听说了,可现在我好像也不太了解确切的答案。

方才二十岁的我,也许还不能完全理解那篇文章,可作者在最后抛出的那个问题,‘我是谁?’,却是我现在应该思考的问题。

上了大学以来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原来我已经是独自一人。

熟悉的爷爷婆婆已经退居城市,归隐田园。爸妈远在河南,一年也很少见面。

室友们的差异也越来越明显。大一时,我觉得我们四人都是一心向学的好学生,我们应该表现得像个密不可分的团体。可正如上面说的,时间能够改变一个人。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只是需要自己的一些时间和空间。

刚才那句话可以换个说法,其实时间能够洗刷掉人们的伪装,显露出他们的真性情。

我现在正坐在数模课的教室里。此时的我无心听课,当时心血来潮买的数模书也丢在一边。

当初数模课刚开时的一座难求,到现在的零零散散,也只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很多人好像都失去了当初的兴趣。

对于很多人来说,上电子科技大学这种严重“偏科”的学校也许只是迫不得已的选择,还也许是‘以为’自己很擅长电脑。可真正学习了一年后,才发现自己真正擅长的领域并不在此。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的工作与自己的专业不相关吧,我想。

还有多少人小时候的梦想是当科学家呢。

也许是认清了自己没有在计算机行业的天赋,我最近表现得像个沉迷游戏的肥宅,天天窝在吊椅上玩游戏,主动出去自习的时间也大大减少。若非月底必须得过雅思,体育课很快要测1600米,我真的可以翘掉所有课,早上十点醒过来,然后在寝室打一天游戏,靠外卖为生。

可是那样颓废的生活是我真正想要的吗?

也许我只是想作无声的抗议,为什么我高考不能再好好准备一下,考上更心仪的大学,为什么我不能放下面子,去认识和了解更多的人,为什么我每天花了那么多时间玩游戏,看抖音,而不能静下心来做点有用的事呢?

很多时候,十一点半的我躺在床上,想通过熬夜弥补之前的时间,却发现自己很困。今天没做完的事,只能靠明天去弥补。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大一时我好像还没好好体验,大二却很快就要过完一半了。

很快,我就要步入社会,养家糊口了。可我还没认识到,我究竟是谁,我要干什么,我要参加怎样一个公司,然后挣多少数目的钱。

哎,感觉前途一片黑暗。

正如杂乱无章所说,“WEALLMESSUP”,我们都搞砸了。

但我坚信,我写完这篇文章后,可以更好地鼓励自己去为理想而奋斗。至少,现在如此。

也许,人生就是一个追寻‘我是谁’答案的过程。希望未来老去的我在去世前能够找到答案吧。
.
.
.
折射

2019.12.7